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期刊 > ag8下载|开户 > 正文

八大山人的蕨瓜VS草间弥生的南瓜,“吃瓜群众”你选哪个?

八大山人的蕨瓜VS草间弥生的南瓜,“吃瓜群众”你选哪个?

图说:八大山人《蕨瓜图》水墨纸本新民晚报记者胡晓芒摄八大山人的人生多贫苦,除了晚年外,多作斗方,《蕨瓜图》即为其一。 本件作品没有纪年,依靠其主题、用印、题款、书风可以推论,应为八大山人还俗以后,近耳顺之年所做。 彼时,他多以果蔬阐述禅思禅趣,表达对家国的思念。

“瓜”既有遗民之意,倚斜横倒之双瓜亦有“无一无分别,无二无二号”之禅思;伸拳的藤蕨则有生活简淡、有志难伸之隐喻。 本幅钤“驴屋人屋”,可同见于上博藏朱耷仿黄庭坚行书《酒德颂》,左下钤“京口何氏收藏”,属上世纪初鉴赏家何宾笙印,今故宫八大山人《墨花图卷》亦为其旧藏。

此番上拍的是草间弥生的粉色南瓜,非常招摇的粉红着色,让观众视觉生产出迷离。

草间弥生对南瓜情有独钟,南瓜是她作品里常见的要素。 在她眼里南瓜非常完美、有趣,大大的肚子给人以强大的精神安慰感。 草间弥生童年时去祖父的苗圃玩耍时,在小路旁看到黄色的花和小小的南瓜。

当想将南瓜从茎干上扭下来时,听见南瓜用生命向自己叙说着什么。

不论是苦情的蕨瓜还是公主心的粉色南瓜,都是艺术家心境的寄托,时光荏苒千百年,跨越了民族和性别,艺术的表达同样打动人心。

上一篇:镇街工业园区 桐城市人民政府
下一篇:没有了
回到顶部